包头信息港

当前位置:

甘肃临洮县长过劳猝死曾称党的干部不应怕群

2019/10/13 来源:包头信息港

导读

甘肃临洮县长过劳猝死 曾称党的干部不应“怕”群众在临洮工作的3年间,柴生芳开门听,下乡听,走路听,入户听……他一边倾听、一边解释、一

甘肃临洮县长过劳猝死 曾称党的干部不应“怕”群众

在临洮工作的3年间,柴生芳开门听,下乡听,走路听

,入户听……他一边倾听、一边解释、一边工作。他听明了群众的疾苦,听懂了群众的期盼

,拉近了与群众的距离。

甘肃临洮县县长柴生芳因长期超负荷工作劳累过度而猝死,年仅45岁。送行那一天

,当地有数万名群众涌上街头,和他们的好县长做的告别。

这种感人的场面实在是久违了,以至于一些人难以置信。但人们与其怀疑这样一个基层官员以及这样一个事件的真实性,不如检讨自身的适应性和理解力。世间有贪官污吏,但也有不贪不污的官员;世间有遭人唾骂的官员,但也有得到群众认可的官员。从柴生芳生前的两件小事就不难看出,他能获得群众的真情不是偶然的。

一件是,有一次他到偏远山村去调研,汽车被20多个村民拦住了。随行人员一看来者不善,急忙上前挡住。“咱们党的干部,那有怕群众的!”柴生芳拨开他们,走到乱哄哄的人群中,问大家有什么问题。的结果是,村民们簇拥着他上了车。

一件是,他主张“开门办公、马上就办”。柴生芳办公室的门始终敞开着,有的同志说,人来人往乱哄哄的,怎么工作呀!他说,不了解群众疾苦,不了解百姓意愿,那工作不就成了瞎忙活了?开门办公,就是要让群众能走进咱的门,找到咱的人。

这两件小事似乎很不起眼,却可以见出一个官员对群众的态度。如今不少官员“怕”群众,柴生芳“不怕”,他敞开办公室的门,他敢于走进群众中,他也就向群众敞开了自己的心扉。这样的官员能不让群众感到亲近吗?这样的作风能不让群众感到信任吗?

一些官员却不是这样。他们更愿意藏身于大院,似乎这样就耳根清净了。他们到基层去调研,也是鸣锣开道,前呼后拥,生怕被群众纠缠。群众来反映情况,连他们的办公室都找不着。他们也怕和群众交谈,或许是他们觉得和群众没有共同语言。总而言之,在与群众的关系上,他们不是高高在上,就是遥不可及;他们不是工作生活在群众之中

,而是在群众之上或之外。结果,他们就表现为脱离群众。

在一个县,县长就是“大官”了。如果“怕”群众,不敢接触群众,不要说是一个县长,就是一个街道办主任,也没有几个群众会认识他。这样的官员,群众找不到他的麻烦,但他的生死去留也不会在群众心中产生回响。相反,如果像柴生芳这样为人做事,他就会主动认识很多群众,就会在群众的口耳相传中为更多的群众所认识,那么他的英年早逝在群众心中激起惜别的情感又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呢?也有的官员“不怕”群众,却与柴生芳的“不怕”大不相同。他们的“不怕”,不是基于柴生芳那样对群众的赤诚与,而是自恃握有国家机器,因此,这所谓的“不怕”,归根到底还是“怕”。

“咱们党的干部,那有怕群众的!”这句话真是振聋发聩。官员从群众中来,却怕到群众中去,岂非咄咄怪事?柴生芳嘴上“不怕”,行动上也“不怕”,他是真正的“不怕”。所以,他的名字不仅会书写在临洮历任县长的名录上,不仅会镌刻在悲痛亲属的心中,也会流传于当地群众的唇齿间。(半月谈评论员滕朝阳)

原标题:甘肃临洮县长过劳猝死曾称党的干部不应“怕”群众

怎么开微店电脑版
有赞爱逛直播
微信小程序报价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