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信息港

当前位置:

老牌巨头重组显疲态华为中兴修改电信版图

2019/05/10 来源:包头信息港

导读

至少从目前来看,曾被寄予厚望的3G大馅饼,倒更像一个“陷阱”。有数据显示,目前全球3G用户仍然不到2G用户的10%,而全球超过70%移动用户

至少从目前来看,曾被寄予厚望的3G大馅饼,倒更像一个“陷阱”。有数据显示,目前全球3G用户仍然不到2G用户的10%,而全球超过70%移动用户依旧在使用GSM服务。

3G运营市场未如预想中爆发已在实实在在地影响到全球电信设备市场的格局:爱立信继续在重重压力中继续保持无线设备霸主地位;诺基亚-西门子、阿尔卡特-朗讯受困于重组后的整合;北电、摩托罗拉在被边缘化后不得不它处突围;而华为和中兴这两家中国设备商则四处逡巡。

从2G到3G的时间差,恰给中兴华为提供了改写电信版图的机会。而在等候全球3G市场成熟的过程中,电信设备业格局已悄然嬗变。

本报获悉的中国移动GSM集中采购的招标结果,或许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偶然的、局部的事件。

“这仍然是一个群雄逐鹿的时代,只不过参与者已经物是人非。”10月22日,对于电信设备行业的显著变局,某设备商人士如此感慨。

根据获得的中国移动集团GSM系统集中采购招标结果:在上半年总额达350亿元的招标中,爱立信依然占据大头,占有26.5%的份额;历史上存量市场仅占5%左右的华为一跃成为占据23.6%份额的突进者;诺基亚-西门子获得19.7%的份额;历史存量市场仅有1%-2%的中兴通讯在本次招标中获得了5.2%的基站市场份额,在核心软交换端局上拿到了0.3%的份额;而摩托罗拉、阿尔卡特-朗讯、北电等传统设备巨头的份额则出现了大幅下滑,共同分割了剩下的约25%市场份额。

国泰君安分析师陈亮在其分析报告中表示,“由于通讯设备行业属于全球竞争的行业,中国市场竞争格局的变化亦浓缩反映出设备商全球竞争实力的变化。”

此消彼长的新市场格局正在悄然形成——与华为的快速超越,以及中兴的根本性突破同步发生的是,一些老牌电信设备巨头在移动设备市场已是疲态日显北京seo优化推广

诺-西、阿-朗重组内耗

对于全球电信设备业而言,刚刚过去的2006年是名副其实的“重组年”:诺基亚与西门子两家巨头电信部门合并;阿尔卡特与朗讯联姻;北电一再表示要出售其GSM等无线业务部门。

重组让全行业的格局及竞争态势发生着微妙而根本的改变。综合几大设备商2006年的财报数据,新的座次如下:诺基亚-西门子的收入规模仍处位,2006年达到570.3亿美元,净利润59.7亿美元;摩托罗拉第二,销售额为428.8亿美元,净利润为26.6亿美元;思科、爱立信保持稳定增长态势,销售额分别为319.3亿美元和265.6亿美元,净利润分别为64.7亿美元和39.5亿美元;阿尔卡特-朗讯的销售额为253.1亿美元,净利润只有7.2亿美元;北电的销售额为114.2亿美元,净利润仅有0.3亿美元;华为实际销售额为656亿元(约88亿美元),净利润为6.6亿美元;中兴的销售额为30.7亿美元,净利润为1.1亿美元。

隐藏在这份座次表之后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显示出近年来电信设备行业格局变化的实质。

从2006年以及2007年中期的业绩表现来看,电信业的大重组并没有实现“大者恒大”的预期,相反,重组加速了各大设备商之间的业绩折损,整合带来的负面效应正在呈现。

尽管2006年诺基亚的络设备业务仅在公司总营收中占18%,但业界依旧认为诺基亚在GSM市场上仍具竞争力。但是诺基亚和西门子将各自络部门合资组建的诺西公司开始运营则可能会拖累新公司的整体表现。

根据公布的诺基亚2007年2季度财报,诺基亚西门子通信公司期内的运营利润为-12.66亿欧元(2006年2季度诺基亚络部门的利润还有3.99亿欧元),运营利润率为-36.8%。巨亏中包括诺基亚西门子通信公司的重组费用9.05亿欧元以及其它一次性费用。即便不包含这些费用,2007年第二季度,诺基亚西门子通信公司的运营利润仍为-3.61亿欧元,运营利润率为-10.5%。

显然,诺西正在经历整合的阵痛。而阿尔卡特-朗讯的合并则更不容乐观。

阿尔卡特过去的产品发展战略主要倚靠固定络(光络、数据通信、有线接入等),是全球大固供应商北京品牌策划公司
,而在移动通信领域一直徘徊在第二阵营。2006年底,由于不堪高成本运作和糟糕的市场表现,阿尔卡特和已在走下坡路多年的朗讯合并成立了阿尔卡特-朗讯公司,合并之后的公司虽然排名全球电信设备供应商前列,但“大而不强”。

2007年1季度,阿-朗的销售收入为39亿欧元,与上一季度相比减少12%,亏损2.6亿欧元;其2007年第2季度的情况更糟,净亏损猛增至5.86亿欧元(2006年第2季度,阿尔卡特和朗讯净利润总额为3.02亿欧元)。

摩托罗拉、北电“战略性”衰退

除了行业重组带来的损耗外,管理以及战略选择不同也令各厂商间出现新的此消彼长。

“北电、西门子以及摩托罗拉的设备在招标中被大量替换,中兴、华为的份额快速上升。”陈亮认为,电信设备行业正在做减法,其预计国际设备行业终的竞争版图亦将由9家逐渐减少为6家构成,中兴与华为均可能成为产业集中终的“剩”出者。

而在此轮减法中,北电、摩托罗拉在无线络设备领域的影响力岌岌可危。

北电从2001年开始陷入亏损和财务造假丑闻以来始终未能走出业绩阴影,其2004年净亏损1.44亿美元,2005年净亏损26.1亿美元,2006年恢复盈利2.69亿美元。

由于前几年战略选择偏向CDMA,北电的利润目前主要来自于CDMA2000和固定络,GSM/UMTS领域早已被边缘化。

2006年9月,北电UMTS业务被阿尔卡特以3.2亿美元收购,而今年有进一步消息认为,北电欲整体出售其GSM资产。这暗含了北电在无线业务以及GSM上的没落。就中国市场而言,北电在中移动、联通的GSM络份额正在被华为、中兴等新崛起的厂商代替。

另外,业界人士评论,“摩托罗拉的衰退速度是业界难以想象的。”

今年第二季度,摩托罗拉实现销售收入87.3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108.2亿美元相比下降19%,摩托罗拉今年上半年的净亏损高达2.07亿美元,而去年同期则盈利20.7亿美元。

摩托罗拉此前在无线领域尚属于强势厂商,但偏重终端、降低GSM的投资策略使其近年来在无线设备市场表现每况愈下。2006年,摩托罗拉无线设备(GSM、UMTS、CDMA、iDEN)出货不到40亿美元,和往日的对手爱立信、诺基亚等早已不在一个档次之上。

近年来,有关“摩托罗拉将出售或合并方式处理掉其通信系统业务”的传闻也印证其在无线设备领域的衰落。实际上,摩托罗拉在GSM领域很早就淡出核心等产品领域,其GSM核心及仅有的几个UMTS商用合同基本都是通过OEM华为解决方案而获得。

华为、中兴的时间差机会

巨头们的重组内耗、以及战略选择的失误,似乎为原本排在第三阵营的华为、中兴等的崛起提供了一个“时间差”。

“部分国际设备商盈利倒退、业务呈现收缩态势,中国设备商则保持进攻姿态。”陈亮认为,“在国际设备商中,我们观察到爱立信、诺基亚、思科仍保持在一线格局,收入及净利润健康持续增长,阿尔卡特-朗讯、北电、摩托罗拉均出现盈利下降或亏损。同时,我们亦发现,爱立信和诺基亚的盈利增长主要由业务推动,络设备业务盈利增长缓慢。”

相反,华为、中兴的追击速度出乎意料。

“华为去年的合同销售额是110美元,今年会达到150亿美元,甚至更高。”有华为高管透露。该华为人士认为,“应该淡化3G、2G的概念,而应该把整个电信设备行业的发展理解为一个过程。”

在业界普遍豪赌3G之时,华为一直在致力于为运营商提供3G技术应用到2G络上的服务。以核心为例,华为提供的IP化核心2004年时还只是在一些边缘省份“试验”,然而在今年中移动GSM招标中,已经明确要求“所有新增设备的核心都要采用IP技术”。

“原来的核心叫做TDM交换支持模式,是2G主要模式;由于今后(3G)络发展方向必然IP化,所以在3G的核心上用到很多IP化的技术。”华为内部人士认为,率先推行核心3G化,让华为在今年中移动GSM集中采购中一举拿下仅次于爱立信的市场份额。

“核心IP化的成功,势必接下来推动中国移动在无线领域的IP改造。”华为人士认为,如果说2G核心的3G化在运营商中走了3年才获认可,2G无线的3G化只需年。

“中兴在中移动GSM招标中的份额还不是非常高,但是对于中兴而言,这是具有颠覆意义的增长。”中兴相关人士表示,中移动一向是中兴通讯在国内四大运营商中的“软肋”,“我们过去在中移动的项目都偏小,并且都是在边缘省份,此次中标打破了此种局面”。

该中兴人士同时表示,与华为一样,2G的3G化一直是后起的中国设备商寻找机会的切入点,“我们在联通的GSM核心上也在加快圈地”。

有可靠消息称,中兴已与联通近日正式签订了合同,将承建联通一张基于IP承载的软交换长途,该络一期建设将覆盖北京、上海、广东等全国30个省(直辖市、自治区)。

另外,对于中兴而言,由于爱立信已宣布退出CDMA领域,其目前在联通CDMA中的核心将全部由中兴替代。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