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世界多重变局中美关系面临变数社会

2018-11-30 20:34:49

世界多重变局中美关系面临变数-社会

世界多重变局中美关系面临变数

美国的全球战略因之而动,并将对美对华战略产生重要影响。 带着2011年的惊心动魄、连锁反应和扑朔迷离,世界步入新的一年。比起2011年,2012年的形势变化可能更加复杂难测、意味深远。随着多种时代特征同时开启、不同性质矛盾多点并发,世界正逐步进入几十年未有的巨变时代。美国的全球战略因之而动,并将对美对华战略产生重要影响。 如果说,上世纪90年代可以用“后冷战时代”为标签,本世纪前10年可以用“后9 11时代”来描述,那么,21世纪的第二个10年则似乎再难用某个单独的“后……时代”来定义。从其特征看,它越来越成为多重矛盾(而非单一矛盾)平行发展并交互作用的时代。 就全球经济而言,由于欧债危机持续发酵、美国经济疲软短期难改、新兴国家发展增速回落、世界经济不仅一时难以摆脱2008年金融危机的衍生灾害,而且可能有各国政治、社会及发展模式方面的更多连锁反应。因此,全球仍将处于“后危机时代”。就国际政治而言,随全球中产阶级壮大,基层民众更多参与到政治生活之中,权力日益从政府和精英群体向非政府组织、非国家实体和草根阶层扩散和转移,各国政府和政治精英的权威将遭遇历史性挑战。就此而言,世界将渐入“后威权时代”。 就权力格局而言,由于美国经济前景不明,美元地位日益衰微,政策感召能力下降,承担全球公责力不从心,“美国衰落”越来越成为各国媒体热议的话题。美国“一超”地位虽短期无碍,但“美国衰落论”的兴起足以说明其地位的微妙与脆弱。“后美国时代”不会很快成为现实,却将始终是人们观察世界的视角和心理基础。凡此显示,当今世界正处于旧秩序将退未退、新秩序将出未出的转型过渡期。正是在此意义上,基辛格称,当今形势乃“400年未有之大变局”;保罗 肯尼迪也认为,我们正处于深刻巨变而不自知的“分水岭时代”。 面对冷战结束以来所未有的高度复杂局面,奥巴马政府亦具有空前的“变革”和“图强”心态。在2010年《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情咨文及其他诸多公开讲话中,奥及其国安团队多次高呼“美国决不当老二”,时不我待的紧迫意识溢于言表;纵观奥巴马近期的言与行,其对全球战略的重塑也可谓紧锣密鼓。 随时局变化脉络日趋清晰,奥巴马政府改变以“反恐怖”和“防扩散”为核心的全球战略目标,明确将“反衰退”和“防衰落”作为全球战略的首要任务。着眼于目前正在形成的多重时代特征和多种矛盾并发的新现实,美国正逐步形成以“经济为首要”、“以亚太为关键”、“以多边为舞台”、“以同盟为基础”的全球战略新架构,具体而言,经济方面力推国内体制改革和对外出口,将战略重心移至亚太,确保21世纪美国全球领导地位;更注重多数意见和多边手段,在节约成本的同时抢占权力和舆论的制高点及规则修改的主导权,并谋求各种外力推动夯实和扩大现有的同盟体系,力争在多重变局中化危为安、转危为机。 值得关注的是,在美全球战略调整的各个环节,中国都是其绕不过去的因素,而且对中国的定位、作用和认知等也有变化。从“反衰退”的角度看,中国是美必须借重的伙伴;但从“防衰落”的角度看,中国则是美不得不防的对手。“反衰退”不过是眼下的紧迫任务,而“防衰落”无疑是更加长远和重要的目标。这意味着,中国在美全球战略中的定位在变。 在年的“反衰退”初期阶段,中美尚可“同舟共济”、共克时艰;但在救助措施成效褪色、两国回旋空间受压、美国内改革又举步维艰的情况下,奥巴马政府的“反衰退”思路有所变向,指责别人甚至是嫁祸于人、损人利己的冲动有所抬头,中国再次成为靶子。这意味着,中国在美全球战略中的作用也在变。 随中国经济规模成为世界第二、越来越多的单项指标逐步赶超或逼近美国,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几十年来所奉行的对华接触和将中国拉入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的战略基调也在经历越来越多的反思和拷问。这说明,美国对中国的思想认识也在变。而且,随美重返亚太抢夺地区主导权、中美对第三世界出口市场的争夺日益激烈、两国在朝核、伊核等问题上的合作陷入停滞,中美关系中合作与竞争的比例也在变。 这一系列变化都在逐步改变着中美关系的结构,并削弱了中美关系稳定的原有基础。2009年高开高走、2010年激烈博弈、2011年暗中角力的这一剧烈波动的轨迹表明,中美关系已然进入新一轮调整磨合阶段,未来向何处去仍存在很大不确定性。伴随着美国重塑全球战略的进程推向深入,伴随着美国国内大选刺激各项政策的重新审议,新一轮的美国对华政策大辩论即将在美国战略界展开。而这一辩论的结果,无疑将对美国大选和中国18大之后的中美关系产生深远影响。

苹果手机解锁
甘肃电线电缆
岩棉板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