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流浪仙人 百五十七章 运如狗屎

2019/10/13 来源:包头信息港

导读

流浪仙人 百五十七章 运如狗屎见席纳洛又想问道是不是神灵的问题,东合子却立刻一口dǐng回去道:“我知道你想説什么!但我可以非常非

流浪仙人 百五十七章 运如狗屎

见席纳洛又想问道是不是神灵的问题,东合子却立刻一口dǐng回去道:“我知道你想説什么!但我可以非常非常肯定的告诉你----道不是神!不是任何神!道也不是主宰!不是任何主宰!我刚才不是説了吗?不可以用任何语言和思维去限定道一限定就错!如果非要形容,只能勉强形容为:道是万事万物的根,而不是万物的;道是万事万物的母亲而不是万事万物的主宰!它不会像神一样去要求什么荣耀、制定什么律令、干涉什么俗事、更不会抛弃什么谁。因为道是不离一切的!”

席纳洛呵呵轻笑着问道:“那亡灵呢?邪恶之人呢?狂乱之人呢?难道那个什么道也维护他们吗?”

东合子继续叹气道:“你还是没明白啊。道是不会维护任何人、任何事的!它就明明白的摆在那里,如果把万事万物比作树木,那么道像是大树的根基,凡是一切存在的事物都是有根基的,也就是有道的!凡是一切可能存在的事物也是有根基的,也是道的!乃至一切进行中的变化,也是有根基的,所以也是道的!亡灵,他们存在、他们变化,所以也是有道的!邪恶之人同理。失去了道就如同是大树失去了根基,那是必死无疑的!一个善良的人无论他作出了多少善事、以多高的人间品格来要求自己、内心净化有多纯,只要失道,那就必然覆亡、崩散、泯灭,乃至化为其它的事物。这就像是一棵树,无论它展开多大的树荫为人们遮挡阳光、无论它结出过多少次丰盛的果实为人们带来甜美、无论它地干枝树叶多么纯洁完美。一旦根部朽烂,必死无疑!没有任何好谈的。同理,一个恶人无论他多么卑鄙无耻、多么阴险狡诈、多么诡计多端,只要失道,那就必然覆亡、崩散、泯灭,乃至化为其它的事物。这也像是一棵树,无论它多媒自私自利、不开荫凉、不结任何果实、释放毒素杀死周围的其它植物,一旦根部朽烂,还是必死无疑!道不是外在的神灵,他既不会惩罚谁也不会维护谁。\对好人与坏人都一样。它既不会因为你做了好事就幸喜的赏赐你,也不会因为你做了坏事就幸喜的赏赐你。反之亦然。因为它是你自己的!是你自己的根基!得到与失去全在于你而不在于它。它就在那里。只是常人不能察觉罢了。”

席纳洛呵呵笑着説道:“如此説来,这个道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东合子也只是轻笑着説:“道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所谓的好坏善恶那是人类和其它智慧生物观察事物地方式而已。你能用人类的善恶伦理去要求大自然地动物,命他们要爱老护幼、和平共处、鹰不得杀兔、虎不得噬羊吗?”

席纳洛正色道:“不可!因为那样做一是不可能的、二也是愚蠢的、三是会破坏大自然固有平衡的!我读过一些西凡纳斯神的书籍,这个还是了解一些地。”

东合子放心的diǎn了diǎn头,心道:还算是个明事实的人。不像有些愚夫愚妇总是罔故事实的硬要用神话中的善恶伦理去评判自然界的动物。于是説道:“所以人类的善恶伦理只适用于人类,一旦扩大到其它事物上就不适用了。若是硬来则百弊丛生,总不可持久。好坏善恶放到大自然都不行,更何况用它们去评判不可限定的无限之道?那种行为既不叫真诚也不叫天真,那叫愚蠢!彻头彻尾的愚蠢!”

席纳洛忽然微微怪笑着问道:“这种理论还真是奇特呢?那么您得道了吗?掌握了道后又能如何?”既然这个道是万物地根基,那么连诸神都要被它比下去!这么逆**常的理论他也敢去研究?也不知他研究出了些什么玩意儿。

东合子只是神色平常地呵呵微笑道:“我嘛,自然是没有得道的!甚至连见都见过呢!以上那些话都是从秘术德鲁伊的书籍中看到的。】.至于得道了会有什么好处,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那些书中説,一旦真正的、完全的得道。那么层次就可以和真个宇宙连为一体,宇宙就是你、你就是宇宙。至于层次。据説可以突破这个宇宙的限制,达到纵横一切宇宙的成就。”

席纳洛几乎大笑起来:“哈哈哈我原以为只有那些大奥术师们成天异想天开,没想到这个什么秘术德鲁伊的理论更加荒诞不经!然于这个宇宙?这怎么可能?哈哈哈您不是在説笑吧。哈哈哈”

东合子见他不信,也不争辩,只是随意耸了耸肩説道:“根据秘术德鲁伊的説法,就是这样地。反正道是无限地、是无限的无限,而宇宙虽然浩大无垠,但总也有限;道是无始无终地,宇宙有没有终我不知道,但肯定是有始的。所以从理论上看道的确是越宇宙的。”

刚説道这里。城里又传来几声宛如巨雷的大响。一眼望去从高大如山峰的库斯波特白玉神庙开始,十来层高的飞灰一直延伸向尤恩希大公的城堡宏伟城堡群。仿佛一条烟尘滚滚的巨蛇在城内横窜,马上就要一口吞掉前方那些宏伟的城堡。

东合子遥望着远方城内“蛇头”处那些闪烁不停的法术光芒,忽然转头问席纳洛:“看样子尤恩希大公真的遇到大麻烦了,你不去帮帮忙?或者去看看?我喜欢在双方互殴的时候去凑凑热闹了。”

席纳洛只是摇头,微叹道:“帮忙?帮了尤恩希,欧康纳的教会事后将找我麻烦;帮了欧康纳,尤恩希就要拿我开刀;就如你所説的,天下的事情是有利则合、无利则分。感慨一下就算了,妄图挽回什么是很难地。”他言语唏嘘但表情平静的説道:“命运就像一个不能回头的走廊,里面有无数的门,门中又有不能回头的走廊,走廊中又有无数的门。四十年前,当我们站在不同的门前,打开各自不同的门后,就已经走上了各自截然不同的道路,想要重聚是太难太难了。”

格林姆站在那扇雕刻着精美花纹的粉色大门前,浑身颤抖。

在这造型可爱地大门内正传出艾尔默可爱的娇吟声。丝丝撩人心弦。以及----男人地粗重喘息和舒爽哼叫!

格林姆只觉怒火烧心,仿佛是把自己架子火上慢慢烤一般痛苦难耐!他血管的暴跳的抑制着撕心的感觉。“沉着”的打开了粉色大门。

脸蛋青春靓丽动人、身材苗条诱惑地艾尔默正以极为勾人的“爬行”姿态立在那张大床上,她面如鲜红欲滴的娇花,一边出娇腻动人的哼哼,一边沉醉的吞噬着口中的粗长之物!而在她身后,居然居然还有另一个油头粉面、几分娘娘腔模样的富家小子在兴奋的低吼着。将自己的胯..下之物连连抽送进那原本属于自己地粉嫩软门中!

格林姆只觉胸口被堵上了一块巨石,整个人都差diǎn儿失力跌倒----竟然竟然是为了和这两个混蛋玩儿3.p?!王八蛋!臭婊子!

虽然知道艾尔默“爱玩儿”,虽然知道她以前也有些“不干净”的事情,但这些天来她并未作出什么出格地举动,格林姆更是认定:这妞儿已经已经彻底的臣服在自己的胯..下啦!心中早就把她当作了自己的女人。虽然他自己也经常干些左拥右抱的事情,但他是个男人!不是个龟..公!!

此刻他怒火烧面的狠声喝道:“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正陶醉在无边**中的两男一女顿时一惊,看到是格林姆时,艾尔默有些尴尬,但她那张可爱的鲜红小嘴居然仍没有离开那臭小子的粗长之物!她一边继续眉眼如丝的吞吐着。一边出含糊不清地声音:“你怎么嗯嗯回来了?嗯

那**而恬不知耻地香..艳场景几乎要让格林姆抓狂了,但他还没怒骂出口。那两个娘娘腔的富家小子却开口了,他们居然一边激情地喘息,一边邀请起来:“太好了,哦这小丫头的胃口越来越大了。偶们真佩服你居然可以接连不断的干她这么多天呀。哦哦既然回来了,哦那就一起过来,玩儿4..p”

格林姆双目烧红如火的咬牙切齿道:“你们以为我是什么?!我是男人!我是艾尔默的男人!我不是猪猡!!”

“啊!”正在进出艾尔默美唇的男人忽然激动的控制不住,紧紧按住美人儿的俏脸,下身绷紧的舒爽激射并狂吼起来“来了啊啊!”而艾尔默居然非常配合的娇哼连连的吞咽着那些乳白的事物!

格林姆目眦尽裂!狂嚎道:“你们他妈得在干什么?!你们以为我是什么人?是空气吗?”

正陶醉在舒爽爆中的前面一位富家子弟,被这惊心的一吼给震醒了。他心中恼怒的破口回骂:“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不过是艾尔默的玩具罢了!人家玩儿厌了你,现在想换换口味!妈的。叫这么大声。像死了爹妈似的!你跟艾尔默大干特干的时候,难道不知道她的喜好吗?呵呵呵”他扶弄着仍在继续享受背后快美冲击的艾尔默。得意洋洋的对格林姆笑道:“她可是喜欢一挑多了。能跟你一挑一已经是你赚了!要么一起来享受享受,要么就马上滚蛋!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正説着外面又传来了几声轰响,令这富家子弟再次恼怒的叫骂起来:“妈的,放个节日烟花就吵成这样!真想把这些讨人厌的家伙全都踢进河里去喂鱼!”

格林姆忍无可忍的暴跳如雷,指着富家子弟地鼻子破口大骂:“你才死了爹妈!你全家都死了爹妈!艾尔默!你给我停下!你説我到底是不是你的男人?!”

艾尔默正在闭目享受着,闻言顿时有些不耐烦的娇哼道:“哎呀哦你是、是男人。”接着被身后的男子猛力冲击了几下后,娇喘连连的叫了起来:“啊啊你们两个也是。你们都是都是我的男人。啊”

两个富家子弟越加猖狂的笑着:“听见了没有,穷小子!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再不过来一起享受就立刻滚蛋!我们可没功夫陪你!”

格林姆满脸狰狞的将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我要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啊!”他已经气的全身颤抖,举手欲做施法状,但又怕又不甘心,一时间竟下不了手了!

前面那个刚刚射过得富家子弟见状,冷哼一声:“还以为有多厉害呢,装模作样!你们这些穷鬼都是这样!成天高喊着跟你们拼了、跟你们同归于尽,真地遇事儿了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软的比蛞蝓还柔!”言毕服了服自己地粗长之物,又要重新享受艾尔默那张正在出诱人娇哼的漂亮小嘴儿。

格林姆面如僵硬赤铁的从牙缝里蹦出一个词:“去----死---吧!”应手而出数团头颅大笑的魔法飞弹。

“当、当、当”数声轻响,几团飞弹全都被那人身前一面半透明的法师护盾给尽数拦下。尚在激情舒爽中地两个富家子弟又惊又怒的暴跳起来:“妈的!还真感?你这个穷疯子!先杀了你!”言毕也是数团魔法飞弹飞了过去。

见那些飞弹又被格林姆施展的法师护盾给拦下,正在艾尔默身后“勤奋工作”的富家公子。终于极不甘心的推出了那粉嫩迷人的湿滑之地,就这么赤果果的跳下床来,拔出地上衣物中的犀利短剑,劈风而至!

“当”地一声闷响,锋利到足以割铁的短剑竟如刺中厚实地钢盾一般。完全不能进入半分!

心惊胆战的格林姆顿时明白过来----自己不是有“高等法师护甲戒指”吗?可以为自己加持近乎精钢铠甲的防御效果啊!真险!要不是这个戒指,自己早就送命了!

但他还未高兴起来,那手持短剑的混蛋便一脚踢了他一个四脚朝天,那力量出奇的大,竟让他连滚带翻的滚出门外了!接着那两个赤果果的家伙一人持剑一人持着法杖径自杀了出来,后面的艾尔默居然还为他们去拿裹身的毯子:“快穿上diǎn儿东西!”那心急如焚维护两人的模样更让格林姆心头大恨地狂叫着:“我要杀了你们这些奸夫淫妇!把你们一个不留地全都杀了!”

“什么?

!全都被杀了?!”尤恩希大公僵座在宝座上,全身战栗的低声急问:“这怎么可能?我地六千精锐怎么可能转眼就没了?!几个亚巨人强盗怎么可能有这种能耐?!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快给我再去查啊!笨蛋!”他急得差diǎn儿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前来报信的亲信法师沉声道:“不是亚巨人强盗,而是亚巨人本督帝国的主力部队!他们趁着夜色埋伏在我军周围,今天我军刚一拔营启程。就被他们抓住混乱的场面全数围攻上来!而且他们也不知从哪里搞来了大量的“增程次元锚”卷轴,把我们法师和牧师的传送法术全部禁止了!然后然后就杀了干干净净。我方的重骑兵、弓弩兵、法师部队、牧师部队全军覆没。还有大量的军械粮食全都全都被他们夺走了!只有一个西恩沃斯神庙的牧师去树林里解手。这才侥幸逃脱,传送回来抱信。听説本督帝国的主力部队又在向我们斯庄候德城进了!大公您快回去组织抵抗啊!”

“啊!”尤恩希大公当场摊坐在椅子上,抵抗?主力部队全没了还抵抗个屁哟!他只是不敢相信的南南自语:“这怎么可能?亚巨人怎么可能神不知鬼不绝的包围我军?伟大的西恩沃斯神为何没有预料到这种大事?!你们你们是不是合计起来骗我?!”。

亲信急得不得了,几乎要当众跪下了:“句句属实啊!我们已经用预言法术探测过那片区域了,的确是尸痕遍野啊!”

尤恩希大公气喘吁吁的问道:“那么,亚巨人的部队到哪里了?”

亲信法师却支支吾吾起来:“这个我们用尽了各种预言法术就是找不到亚巨人主力的位置。连放置在城外的恒定秘法眼也没有觉他们的一丝痕迹。只有那个逃回来的牧师报告説,他亲眼看到亚巨人的部队集合后向我们斯庄候德城进了!”

正説着,远处已经传来了阵阵楼房崩塌声,而那声音已经越来越接近尤恩希大公的城堡群了!亲信法师和其它人连忙急切的説道:“大公您快快返回城堡指挥战斗!否则城堡一旦易手,我们放在其中的兵器、法术器具、钱财、粮食就全没了啊!”

大公立刻惊醒过来。城堡失守。自己立刻会变成不名一文的丧家之犬!现在那些拼命巴结奉承自己的人,包括这神庙官场中的富豪们。一旦得知自己的军队和财富都没了,立刻就会倒向库斯波特教会!到那时自己连翻身的机会都没了!

但在这里就同库斯波特教会大祭司翻脸开战的话,会伤及人数众多的权贵富豪们,而且己方精锐业已尽丧,就这么打起来还真没有胜算。投鼠忌器之下只得匆匆带着人走出广场,坐上他那做工考究、条纹精美的“反魔场虹光精金马车”向自己城堡的方向驶去。

——

重庆治疗盆腔炎专业医院
哈尔滨早泄哪家医院
南京哪个医院的妇科好
汕头女性不孕不育的医院好
郑州性病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