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信息港

当前位置:

阿莱情感访谈我早已情难自控他假装没事发生

2019/06/06 来源:包头信息港

导读

宝宝感冒发烧宝宝感冒发烧宝宝感冒发烧成元独白:那天晚上回到家,我就做梦了,是关于他的。梦里我们接吻了,他洁白的牙齿闪啊闪的。

宝宝感冒发烧
宝宝感冒发烧
宝宝感冒发烧

成元独白:

那天晚上回到家,我就做梦了,是关于他的。梦里我们接吻了,他洁白的牙齿闪啊闪的。就像那种牙膏广告里的男人。我还记得自己是笑醒的。当时徐放就在我身边,我们还没有结婚,但是偶尔会住在一起。人生就是这样,梦里是一个男主角,梦外却是另一个男主角。我想为他做任何事,所有女人能做的,和不能做的!我想为他牺牲一切,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我是他的。我已经被他不折不扣慑服了,完全不需要一刀一枪,就已经沦为爱情的奴隶。——

【开场白·怎么比?】

男人会拿妻子和外面的女人比,女人也会。

当然不是全部男人和女人了,总会有那么一小部分,感慨自己家里的这一位处处不如人!比如男的觉得自己老婆不如别的女人年轻貌美、再比如女的觉得自家男人不如别的男人有本事、有情调等等。话说这种比较本身就有点儿危险。而且还要看怎么比!

比如用一个二十岁女孩和一个四十岁女人比脸蛋儿;又比如让一个二十岁男孩儿和一个四十岁男人比阅历。这本身就很不靠谱,完全不具备可比性嘛!所以像这样的因比较而落败,真的不用过于伤心自哀。谁的人生都有二十岁和四十岁。那些美貌如水的阶段、阅尽沧桑的阶段,全是时光的恩赐,谁都不缺。因此又有什么可拿出来得瑟的呢!?

所有的理智,都要在感情的基础之上。当她或者他对你没感情、没感觉的时候,是可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所谓好,就真有那么好吗?所谓不好,又真有那么差吗?那些你口中的不好,还不是你当初认为的好?!所以人才是善于变化和辩护的。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双时光眼,估计有很多傻事,就都不屑去做了。——阿莱

受访人:成元,女,26岁,已婚。与老公徐放是大学同学,所有人都对他们很看好。在遇到沈鸣之前,成元也认为自己的就是徐放。直到遇到沈鸣,一切都被改写。沈鸣是成元新到的这个单位的上司,基本是副一把的位置。年龄大概快五十了,足够当成元父亲了。但成元就是情不自禁迷上了他。沈鸣有家,有老婆,有孩子,这一切成元不是不知道。也正因为这,她为了避嫌,居然选择快速与徐放订婚并结婚。因为只有这样,别人才不会议论她和沈鸣,才不会去说闲话。主要人家沈鸣对她也并没什么特殊表示,但成元却一口咬定沈鸣其实也是喜欢她的,只是碍于身份,没法表露。关于这一点,成元不仅理解,而且认可。她说她爱沈鸣并不是为了给他添乱,而是只要通过眼神,让他知道她在爱他、关注他,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足够了。成元说,她绝不会背叛老公徐放。更不会和沈鸣真的发展什么婚外情,因为如果那样,就会影响到他的前程。成元保证,她可以发乎情、止乎礼,但真的有那么简单吗?成元每每看到自己年轻的老公徐放,都觉得和阅尽沧桑的沈鸣相比,完全就像一杯白开水。这样的认知,又怎么能够让人放心呢?!

成元的口述:

我知道,我魔怔了。这种状况就像是魔怔。我整个人眼睛里脑子里都是他,除了他就没有别人。也正是因为他,我开始犹豫我和徐放究竟该不该再进行下去?!然后又是因为他,我毅然决然选择和徐放结婚,因为只有这样,对于我和他的关系才可能是一种保护。主要是要保护他,我无所谓,大不了换个单位就是了。他可不行,他的半辈子都是在这一个地方度过的。我不能害了他!这也是我爱上他之后在心里念叨多的一句话。我不能害了他!其实徐放也没那么傻,后来也觉得我到了这个单位后确实和以往有些不同。我那会儿已经在琢磨和他说分手了。因为我没法同时喜欢两个人。真的没法。虽然他什么都给不了我,我是说沈鸣,但我就是觉得只要有他在,只要让我能够看到他,那么我的整个心就都被填满了似的。完全不需要再有其他人的存在。

也正因为这,我和徐放的关系开始变得十分紧张。其实直到现在我和沈鸣在一起说过的话也不会超过20句,但我就是觉得我十分懂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次在单位看到我,是到我们办公室来布置什么事情,因为我是新面孔,所以他就愣了一下,完事到走廊里又回头看我,那时候我也正好回头看他,他撇了撇嘴似乎在对我笑。我当时就傻了,他有一口特别洁白的牙,以他的年龄,不说满嘴烟熏的黄牙,应该也差不多吧。然而他不是,那种笑特别感染人,连同眼角的皱纹,都生动起来,我就像被一双微妙的大手抚过一样,当时心里就充满了异样的感觉。

那就是我们次碰面,再后来,是在会议室遇到。我到得早,闯进去才发现他到得更早,看到我之后,他问,小成?我点点头。很奇怪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这时他手里的圆珠笔掉了,我跑过去拣,我们两个的头在桌子底下碰到了,他当时脸就红了。搞得我也特别不自然,我把笔递给他,碰到他的手,他的手好像特别潮湿。然后他就咳嗽了一声说,工作还顺利吧?近?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他那个样子,反而让我扑哧一笑。他愠怒地看了我一眼,随后发现周围并没有人,才长舒一口气,让我去把空调打开,我跑过去开空调,这时候大家陆陆续续都到了,开始开会。会议进行中,我发现他的眼睛一直在扫我,我也不敢抬头,脸一直红到散会。

那天晚上回到家,我就做梦了,是关于他的。梦里我们接吻了,他洁白的牙齿闪啊闪的。就像那种牙膏广告里的男人。我还记得自己是笑醒的。当时徐放就在我身边,我们还没有结婚,但是偶尔会住在一起。人生就是这样,梦里是一个男主角,梦外却是另一个男主角。如果时间允许,我可以把我们在一起碰面的每一个举动都告诉你,每一个细节和画面,都深深刻在我的脑子里。虽然我和他从没有约会过,更没有过任何亲密举动,他并没背叛他的家庭,我也没有背叛徐放,但我就是把他放在我无可替代的爱人位置。即使说他是我的一切,也不为过。我想为他做任何事,所有女人能做的,和不能做的!我想为他牺牲一切,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我是他的。我已经被他不折不扣慑服了,完全不需要一刀一枪,就已经沦为爱情的奴隶。

我太需要这样一个机会了,让我把这一切说出来!有阵子,我甚至被我自己对他的这份感情吓着了,只要是没有人的时刻,只要只有我们两个,我就会肆无忌惮地用眼神跟他打招呼,他不傻,应该都懂,但就是会装傻,假装无动于衷。但我还就是偏爱他那种假装无动于衷的样子。假装问这问那,谈工作之类。那天在我们办公室,大家一起聊天,这时候他进来了,我就知道他是来找我的,然后他就和我们领导说了会话,完事又打哈哈跟这个聊两句、跟那个聊两句,才走到我这里,却又不理我,站在我的座位前面,背对着我,看一份报表。整个人近在咫尺,我能够清楚地闻到他的气息甚至呼吸,那种感觉真使人崩溃。

和徐放相比,他是那么不同。让人想要为他去死,一举手一投足都充满了魔力。我对你说完这番话,你肯定会认为我八成是疯了。但是你知道吗?这已经是我克制又克制的状态,如果我不克制的话,我自己都不敢想象会是什么后果。就因为我爱他爱疯了,所以我才更理智,然后我才会对成天疑神疑鬼的徐放说,要不咱们结婚吧?从此徐放就不用再疑神疑鬼了。而我,也可以把他更长久地放在心里。

【闪存现场】

阿莱:你确定不是臆想?

成元:我确定。

阿莱:仅仅是用眼神交流,你就满足了?

成元:是的,只要能够让我看到他,就足够了。

阿莱:我说不上来这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成元:你说吧,多么难听的话我都能承受,我有这个心理准备。

阿莱:不觉得对不起徐放吗?

成元:我的身体没有背叛过他。

阿莱:那精神上呢?

成元:精神背叛不算背叛!每个人都有可能在心里想着别人,只要身体不背叛,我觉得这就是底线。

阿莱:没人愿意接受爱人和自己在一起,脑子里想的却是另一个人。尤其你连和徐放的婚姻,都是对沈鸣的一种献礼,这太残酷了。

成元:徐放又不知道。

阿莱:所以才会被你利用。纸里包不住火的。

成元:那又怎样?我和沈鸣是清白的。

阿莱:对与错不在你能不能狡辩,念头也是一把锋利的刀。

【阿莱手记·昏因】

是婚姻,还是昏因?现如今,婚姻真可怜,成了很多情绪的附属品和替代品。婚姻可以是降落伞、可以是救生圈、可以是安全带、可以是烟幕弹……可以是一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柴草兵刃,但却唯独不是婚姻本身。只为婚姻本身并没这么多的实用性和实效性,婚姻其实更像是一种信仰,属于心灵和精神的相互靠近和交付。而不是什么临时取暖的一次性被子和手套。

有人说,国人普遍缺乏信仰。那么究竟信仰是什么呢?其实信仰就在每个人身边。有人信仰权势,好比毒品对于瘾君子之重要;有人信仰爱情,好比麻醉剂对于病痛的功效。爱情可以止痛,权势使人上瘾,这都算是个人信仰之一种。还有人信仰美食,有人信仰健身,有人信仰交换……反正在你的人生中总会有个选项的存在,是你无怨无悔、甘之如饴的部分。至于结果如何,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不是人们缺乏信仰,而是要树立怎样的信仰?!

爱一个人,着迷一个人,痴迷一个人,算不算是信仰的一种?应该也算是吧,尤其女人爱上男人。总要自作主张肝脑涂地一番才算完。

民间有句话叫“气蒙了心”,用到今天的故事里正合适,今天是“爱蒙了心”。完全失了分寸、立场、尊严、礼数和方向。原谅我这样直白,人到中年,已经越来越难以忍受那些“以爱为借口”的不管不顾和对他人理直气壮、气壮山河的直接伤害。用句小品里的话结束,海燕啊,你就长点心吧!

《约会专家》完美收官 齐溪用次征服观众
赵薇炒股日赚74亿 网友:跟着马云有肉吃
那些巨大却又难得一见的动物:巨乌贼声名狼藉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