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信息港

当前位置:

核电站的商业模式2019iyiou

2019/05/14 来源:包头信息港

导读

核电站的商业模式核电站股东要有坚强的、持续的资金实力,需要忍受十年左右的建设期,此间只有投入而无回报,此后回报逐年递增各方面对于核电

核电站的商业模式

核电站股东要有坚强的、持续的资金实力,需要忍受十年左右的建设期,此间只有投入而无回报,此后回报逐年递增

各方面对于核电站的商业模式有很多说法,比较多的说法是,核电是 印钞机 ,存在 暴利 ,这种看法并不全面。

核电站盈利能力固然较强,但前期投入大、后期维护费用和财务成本较高。正确理解核电的商业模式,有助于形成对核电客观的认识,更好地坚持 安全 的原则,执行国家 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高效发展核电 的方针。

长期盈利能力出众

外界对核电的片面认识,主要是看到了核电项目盈利能力比较强的特点。核电年利用小时数比较高、运行周期长以及燃料费用较低,在投产之后确实盈利能力高于火电等传统电力形式,在火电企业受制于成本压力,连年亏损的大背景下,这一点尤为突出。

国内核电机组的年运行小时数一般都在7000小时以上,比火电机组高出2000小时左右。世界范围内,核电站的负荷率也均在其他发电形式之前。

国内核电站之所以保持如此高的负荷率,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根据发改委的规定,核电属于清洁能源,其较之于火电可优先上。二是核电的技术特性决定其在满功率运行的状态下,才能够使堆芯内部达到功率均衡和稳定的状态。一旦因功率调整打破这种均衡,对安全就有很大影响,还会因为调节功率而增加废物排放,并影响机组寿命。

法国现有17座核电站58台机组,满足全国80%的电力需求。即便如此,法国方面也尽可能少地使用核电机组进行调峰,保障大部分机组满功率运行。

目前国内核电机组很少,2011年仅占全国电力机组容量的1.2%,发电量仅为全国总发电量的1.85%,还不需要核电参加电调峰。

核电站购买燃料的成本约为全成本的17%,加上国家规定上缴的乏燃料后处理基金,燃料成本约占总成本的25%,这一数据与火电相比确实较低。煤炭作为火电企业的 食粮 ,占整个发电成本的60%-70%。

此外,核电的运行周期也比较长。一般来讲,核电站设计寿命为40年至60年(以核岛反应堆压力容器为准)。这使得核电站相对于其他发电形式而言,其运营后期的盈利能力较强。

总体建设成本高昂

不能单单看到核电效率高、燃料成本低、寿命期长等优点,就断言核电存在暴利。除上述几点外,核电在财务和成本方面还存在以下特点。

,建设周期长。核电站从选址、勘探、环评、安评、初步设计、可研、征地、四通一平,到国家核准开工,一般要4年-5年时间;正式开工后,需要5年-10年才能建成和全面投产。

第二,建设投资巨大。核电是一种有较高风险的发电方式,要控制好它,需要有高技术、高投入。

核电站之所以造价较高,其主要原因是设计、材料、制造工艺的核级质量要求,并且电站设备中很大部分是安全冗余,即用来 站岗放哨 做保障的,很多可能直到机组退役都用不到,但是必须有此设备,保障核安全。一位核安全领域的专家曾指出,核电站几乎有一半的设备是为了核安全、环保的要求而配备的。

目前国内已经建成投产的大部分 二代加 技术机组,单位造价达到1.2万元-1.4万元/千瓦,正在建设中的三代技术核电机组更高,在2万元/千瓦以上。以此计算,如果一座核电站配备两台百万千瓦级的发电机组,建设投入的资金高达250亿元至400多亿元。

经过多年引进消化吸收,核电的设计建造、设备制造以及安装调试方面的技术,已大部分掌握在中国企业手里, 二代加 机组国产化率可达到80%,单位造价从大亚湾核电站的约1.6万元/千瓦下降到岭澳二期核电项目的约1.3万元/千瓦(后续的阳江核电站可能降到1.2万元/千瓦以下)。

但福岛核事故后,我国对核安全要求有所提升,这就需要增加研发、设备和设施等多方面投资,预计核电站的单位造价后续将会有所上升。

第三,核电成本的包容性大。核燃料成本中包括了对矿山开采后的恢复性工程支出。在国外,该费用都要由开采单位负责。核电的发电成本中除了燃料费、运行维护费、折旧费、财务费用,还包括统一上缴国家财政的对乏燃料的后处理费用和退役电站的处置费用。

所以,核电成本的包容性大,有全成本、外部成本内部化的特点。而火电目前的成本中只有脱硫(1.5分/KWh)和脱硝(0.8分/KWh)成本,没有二氧化碳的收集、处置费用。

第四,运行维护成本高,这一部分占到了总成本的约30%。核电站的操纵员素质要求很高,由国家核安全局组织考试,执证上岗。操纵员一般要四年到五年的培训才能上岗,高级操纵员则需要六年到七年。每个基地都有1∶1的全范围模拟机,对操纵员进行终身培训。这些都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

电站每年大修的承包商,都需要有核级资质,人员培养、质保体系建设等费用很高。维修、大修用的材料、备品备件都有核级要求,采购、运输、储存费用高,而且很多设备目前还需要进口,价格较高。

第五,财务费用高。核电站投资中的20%为股东资本金,80%为银行贷款。银行对核电项目贷款一般实行基准利率。如果引进国外技术(如三代技术),使用国外出口信贷利率比一般出口信贷利率高0.5个-0.7个百分点。这些财务费用都要资本化进入建设造价。电站投产后10年-15年是贷款还本付息高峰。在此期间,财务费用会占到总成本的10%-30%。

第六,折旧费用高。由于建设投资巨大,加上按建设投资额的10%计算退役费,在30年-40年的运行期内折旧费用较高。在按规定的折旧期计提完原始投资固定资产折旧后,还需要继续对更新改造形成的固定资产计提折旧。

独特的商业模式

核电与大水电相似,建设周期长,前期投资巨大,但投入运营之后,运营成本较低,运行周期长,因而其成功取决于安全、质量的保障,建设投资的控制,良好稳健的运营,稳定的外部电力市场和上电价,以及投资的长期性稳定性。相较于其他发电形式,水电、核电运营后期的盈利能力较强。

因此,核电项目的商业模式与大型水电项目非常相似。在政策、市场、成本、环境等条件约束下,其经营模式由电力市场需求分析、项目选址、建设、发电运营、退役等方面组成,经历60年周期(10年建设,40年运行,10年退役)。

其财务特点是前期投资巨大(单位造价约1.2万元-2万元/KW,是煤电的3倍-5倍),包括折旧、贷款利息、退役基金等在内的固定成本比较高,需要高的上负荷来摊低成本;运营成本相对较低,盈利前低后高,但取决于安全质量保证下的发电上业绩;产品价格固定,由价格管理部门核定并保持在运行期内基本不变;客户(电)稳定,按国家政策优先安排发电,并以较低的价格收购电力,目前各运营核电站上电价均低于当地煤电标杆电价,在广东低于标杆电价20%。

作为商业模式的主体,核电站业主是电站建设和运营的安全人,需要具有国家监管部门颁发的建设许可证和运行许可证。

核电站的投资者从在建设期投入资本金,到电站投产起获得利润分红,其内部收益率(IRR)经历由负转正的过程,在投产25年后达到 9%的水平(国家核定电价下,如图所示)。

所以,核电站的投资者需要在电站建设的前期就开始注入资金,成立项目公司时就要投入资本金,用于前期工作支出。在该阶段,项目没有获得国家核准,一般难以获得银行贷款。即使在此阶段与银行签订了贷款协议,一般都需要以国家核准作为协议生效和提款的前提条件,在国家核准之后银行才能发放贷款,并且一般贷款发放是与股东资本金的注入同步的。

作为核电站股东,需要有坚强的、持续的资金实力,可能需要忍受建设期十年左右投入资本但无回报的考验。

如图所示,核电站在投产约十年开始,利润稳定增长,使ROE(净资产回报率)达到10%以上水平,但此时IRR还是负值,直到投产13年时才转正。(作者为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总经济师)

2014年温州金融A轮企业
ai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技术头条新闻资讯
什马金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