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大明贵妃万贞儿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包头信息港

导读

一  大明天顺五年(公元1461年)暮春的这个夜晚,对于年已三十一岁的宫女万贞儿来说,不啻是一个形同再造的夜晚。三十一度东风暖,三十一回春花

一  大明天顺五年(公元1461年)暮春的这个夜晚,对于年已三十一岁的宫女万贞儿来说,不啻是一个形同再造的夜晚。三十一度东风暖,三十一回春花红;三十一岁的宫女万贞儿犹如一棵铁树枝头上久挂的蓓蕾,终于在今夜意外地突然绽放了。东宫寝室,罗绡帐内,是她侍奉了太子见深,还是太子见深临幸了她,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已不再是处女;更重要的是,她把自己的整个生命都捆绑在了太子见深——这个皇储的身上了。  良宵苦短,转瞬又是白昼。  这是入春后一个少有的晴天,温暖的春日悄悄地爬过了紫禁城高高的红墙。天空高远而湛蓝,没有一丝浮云。一群灰白色的鸽子,带着哨响,在皇宫的上空自由自在地盘旋,忽东忽西,忽高忽低。宫墙边一行行刚刚绽出新绿的垂柳,在清晨的微风中轻轻地摇曳,婀娜婆娑。金碧辉煌的皇宫里安静而又肃穆,一切都按部就班,秩序井然,每个人都在屏声静气地各司其职,各干其事。木桩似的站在东宫寝室门边的太监和宫女们,已经静候了好长时间了,却总也不见传唤。  太子见深还在沉沉而睡。他刚满十四岁,睡相中还透着几分未脱的稚气。整整一夜,他被这个年长自己十七岁的宫女折腾得死去活来。——这是他的男女之事的发蒙之夜,是他做为一个男人的次。这一夜,他就像是一个气球,被不断地充气,不断地膨胀,直到极限,然后突然地爆裂,坠入云山雾海之中……如此反复了多次之后,便再也无能为力,只好在大汗淋漓中无可奈何地瘫睡过去,睡得像死人一般。  万贞儿已经醒来多时了;抑或说,她一夜根本就没有入睡。现在,她坐在被窝里,披了一件水红色的绣着紫花绿鸟的绸质罩衣,静静地端详着太子见深那还有几分稚嫩的熟睡的脸庞。——她还处于亢奋之中,兴犹未尽。久旱逢甘霖,这是对她此时此刻的心境再也恰切不过的形容了。深居后宫二十七年的她,听过和看过了多少“白发宫女在,谈笑说玄宗”的故事;如果不是太子见深垂顾,如果不是太子见深眷爱,她便像仁寿宫门边那棵百年铁树一样,终老只见叶茂,不见花开。所以,今夕何夕,这是多么渴盼已久的甘霖,多么透彻肺腑的甘霖,多么弥足珍贵的甘霖啊!  春日透过窗户上洁白的纱缦照射进来,使东宫寝室的这个非同往昔的早晨充满了阳光和温馨。时辰已经不早了,但万贞儿依旧不想起床。她还是披着外衣,拥被而坐,还是那样恬静的用饱含着爱怜和感激的目光长时间地端详着太子见深。  恍惚间,她回想起了十三年前的那个夜晚。  十三年前,万贞儿年方二九,通体散发着妙龄少女特有的青春气息。——她是一位绝色女子,丰容盛发,广颊修眉,秀慧如赵合德,肥美似杨太真。孙太后喜爱她的娇媚伶俐,常常眯缝了眼睛瞅着这位如花似玉的宫女,唏嘘不已:“贞儿,你比哀家年轻的时候还要美啊!”那时侯,她在仁寿宫里替老太后掌管衣饰,是老太后的贴身侍女。老太后的夸赞常常使她心怀几分感激,又使她心生几分悲凉。她经常一个人对着铜鉴顾影自怜,含泪叹息。老太后夸赞她也便罢了,使她春心荡漾的,却是代宗皇帝每每瞅她时的那种火辣辣的目光。代宗皇帝每回到仁寿宫来给老太后请安,都要一边同老太后叙话,一边拿眼睃巡老太后身边的她,眼神灼人的脸,犹如六月天火热的阳光。每当她的羞怯的目光同代宗皇帝的逼人的目光相撞的时候,她都会情不自禁地砰然心跳,像有一柄木槌敲击自己的心房,两朵红晕便要飞上她那丰腴而又佼好的脸庞,使她越发的妩媚动人。这时的代宗皇帝正值盛年,但瞅她时的直勾勾的目光里却带有几分孩童般的痴傻。他那几乎要把人通体看穿的目光,曾多少次把万贞儿带进一个美丽的梦幻般的世界。在那个美丽的梦幻般的世界里,万贞儿总是觉得焦渴不已,一如苦苦地挣扎在烈日下无边的沙漠之中。  那天傍晚,代宗皇帝同老太后一道在仁寿宫里共进晚膳。老太后一边给代宗皇帝拈菜,一边问这问那。代宗皇帝早已心不在焉,喏喏地应付着,目光像钉子一样老是钉在万贞儿的春潮膨胀的腰身上。老太后初有几分不快,但她很快地便明白了代宗皇帝的心思。——她是善解人意的,随即对身边的万贞儿说:“你陪皇上用膳吧,哀家困了。”起身后,又补充了一句,“今夜你就去给皇上伺寝。”还没有等万贞儿醒过神来,代宗皇帝已经跪伏下去,连连叩头道:“谢太后成全!谢太后成全!”  掌灯时分,代宗皇帝派来的太监们抬着一顶精致小轿,在一盏大红灯笼的导引下,一路趋步地来到仁寿宫接她。早已沐浴又刻意打扮了的她欣然上轿,揣着几分忐忑,几分渴盼,几分胆怯,几分悬想……代宗皇帝的猴急说明他已期盼了许久;他一见到万贞儿,便急切地把她抱上龙床,抖抖索索地替她宽衣解带,气喘嘘嘘,竟然连一句温存的话儿都没顾上说……然而,随着一群兵将的突然闯入,一切都化作了泡影。——代宗皇帝的异母哥哥英宗皇帝复辟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宫廷政变,惊破了她和代宗皇帝早就心照不宣神往已久的龙凤春梦!  花开花落年年有,人有几个十八九?机遇稍纵即逝,一朝错过,何日再来?  十八岁的万贞儿又以处子之身苦熬了十三年。  如果那个晚上天遂人愿,得以恩降龙种,她也该有一个与太子见深相差无几的皇子了吧?对于年已三十一岁的万贞儿来说,十四岁的太子见深的确是可以做她的儿子的。——她是看着太子见深一天天长大的。那时,太子见深时常到后宫去玩耍,万贞儿每次都要搀掖他,抚抱他,服侍他,给他讲故事,陪他做游戏,因而同太子见深建立了深厚而又亲昵的感情,同他成了亲密无间、无话不说的忘年交。以至于老太后刚一薨逝,他就恳求母亲把万贞儿要到了东宫,让她与自己朝夕为伴,形影不离。  这是命中注定吗?抑或是一种缘分?  一个年已三十一岁的花一般将谢未谢的宫女和一个年仅十四岁的情窦初开的多情太子之间,是一种怎样的情缘,一种怎样的情结,一种怎样的情爱呀!  那个时代,三十一岁,无论是在深宫还是在民间,对于一个女子来说,都已经是黄花将凋、老之将至的年龄了。春风雨露何迟迟!但它终归是降临了!是喜呢,还是忧?是乐呢,还是悲?  此时此刻,对于宫女万贞儿来说,三十一年前的她已经不复存在,三十一年后的她才刚刚开始。——尽管这个人生的序幕拉开得太迟太迟!  太子见深终于醒来了。太阳的光线刺得他的眼睛一阵发花,他使劲地揉了一会儿,然后又翻了一下身,嘴里喃喃道:“贞儿,贞儿。”  “太子殿下。”她柔情地应了一声,便将太子见深拥入自己酥软的怀中。太子见深顺势捧了她的一侧丰乳,噙住乳头吮吸起来,开始很轻,渐渐地,便越来越有力了。她闭了双眼,一任太子见深拱在怀中尽情地吮吸。她呻吟起来,起初很微弱,时断时续,后来便情不自禁地放出了声。  兴许是受了她的愈来愈高的呻吟的强烈刺激,太子见深“嗷”地叫了一声,便一跃而起,重重地压在了她的身上……    二  天顺八年(公元1464年)正月二十六日,曾被立而废,废而再立的太子朱见深,在父皇英宗驾崩后的当天登基,做了大明朝的第八位皇帝,是为宪宗,时年十七岁。  如果说,朱见深由太子到皇帝是顺理成章的话;那么,对于万贞儿来说,朱见深的登基却非同寻常。她虽然还没有正式名分,但毕竟以身侍奉太子已经三年了。在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她曾无数次的悬想过,一旦太子继位,自己将面临怎样的命运。她在宫廷的阅历告诉她,在某些特定的时候,就连皇帝、皇后、皇子也难以主宰自己的命运,不得不屈从于突如其来的某种遭遇的安排,何况她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卑微的宫女。她深深地知道,自己的命运是紧紧地捆绑在太子身上的,太子殿下的一言一行,一喜一怒,甚至一个眼神,一声咳嗽,都无不关系到她的现时和将来,关系到她的安危与祸福;只要太子殿下始终如一地宠爱她,她就有立身之地,就有出头之日。因此,她每时每刻都在小心谨慎,对太子百依百顺,千方百计地让太子心满意足,同他朝夕相伴,同他形影不离。当然,仅凭这些还是不够的;她非常清楚地认识到,要想牢牢地拴住太子的心,还必须长久地保持住自己美丽的容貌,不断地更新让太子无比留恋、回味无穷的床上手段。——这些她都做到了。她发现,太子每次和她缠绵过后,都要像一个饥饿的婴儿一样,捧起她的丰乳长时间地尽情吮吸,直到偎在她的怀中安详地睡去。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成了他的癖好。这使得她常常发生一种错觉,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太子的侍女,是太子的妻子,还是太子的母亲?抑或在太子的心里,这三种角色她都兼而有之。太子曾多次在枕边向她信誓旦旦地许诺:“我登基后,就封你做皇后。”万贞儿从不怀疑太子对她的这个许诺。太子十分宠爱她,一如她深深地爱着太子一样。  事实也是,她是太子生平所临幸的个女人,也是他当太子时专幸的女人。  朱见深是一位缺过奶的皇子。他次被父皇英宗封为太子的时候,正是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明朝皇家生儿育女,亲生母亲是不哺育的,一般是从农村挑选一些强壮的村妇为奶妈,代为哺育。据说,这是希望农民的乳汁能给这些娇嫩的金枝玉叶增强体质。当司礼监还未给他挑选到合适的奶妈时,他的父皇英宗在御驾亲征北方蒙古瓦刺部也先的战斗中被俘了,接替他父皇的叔父代宗皇帝,废去了他的太子之位。倍受冷落的他,便未能享受到奶妈的哺乳;而他的母亲周贵妃又奶水稀薄,不得不用奶酪豆浆把他养大。——因此,儿时的这个缺欠,致使他在潜意识中,对妇女的乳房有着一种特别的渴望和依恋情结。所以,万贞儿给予他的,不仅仅是肉体上的满足,更主要的还是精神上的填补和心灵上的慰藉;在他的切身体会中,她的母爱般的温暖比她的妻子似的情义要大得多,厚重得多。  无论在生理上还是在心理上,朱见深都已经无法离开这个比他年长十七岁的女人了。这个集侍女、妻子、母亲于一身的女人,已经成了他生命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了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忠实伴侣。  万贞儿出生官僚之家,父亲曾做过青州诸城县掾吏,因获罪被流放边外,当时年仅四岁的她没入掖庭,充小供役。她虽是因父坐法而没入宫中的使女,但出身并不卑贱,这一点不会影响她入主中宫。但是,她毕竟比皇帝年长十七岁。一切都可以改变,唯年龄自然天成,不可更改。是的,此时的万贞儿尽管貌似少女,依然楚楚动人,可她确已三十四岁了,青春不再,朱颜将衰,失去了一个女人可宝贵的年龄优势。  她希求的,是自己能够红颜永驻;她可以恃靠的,是皇帝朱见深对她的眷爱。  而已经当了皇帝的朱见深的确对她一往情深,依旧对她说:“朕要立你为后。”这位少年天子的感情是专一的,大有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之势。  很快地,他的母亲周太后同朝廷重臣们开始议论立后的事了。  “母后,儿要立万贞儿为皇后。”大明天子朱见深,跪倒在母亲周太后面前恳求,“请母后恩准。”  太后正值盛年,耳朵还没有聋背。但她依旧好像是没有听清楚,侧了耳朵,问:“皇儿,你说要立谁为后?”  “万贞儿。”朱见深沉稳地回答。  这次太后听清楚了,她显得十分吃惊:“万贞儿?就是给太皇太后掌管过衣饰的那个宫女吗?”  “是的,母后,就是后来一直侍奉儿臣的那个万贞儿。”朱见深又一次清楚地回答了母亲。  “胡闹!”太后勃然大怒了,“她是罪臣之女,又是一个没有名分的宫女。她有什么资格做你的皇后,做大明的皇后!”  “儿臣叩请母后恩准。”朱见深下意识地叩下头去,执着地再次恳求。  “不行!”太后断然拒绝。  “母后……”朱见深连连叩头。  太后打断了他的话:“请皇上归安吧。”  朱见深不起来,执拗地对太后说:“母后如不见许,儿情愿披发入山,不做皇帝。”  太后惊呆了!  太后听说过,自古就有不爱江山爱美人的皇帝。可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犟牛般的皇儿,竟然为了一个老宫女而欲置江山社稷于不顾!  “皇上已经不是一个年少无知的太子,而是万乘之尊的一国之君了,岂能拿立后当儿戏,简直不可理喻!”太后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才没有吼出声来。  朱见深还是长跪不起,他这是在逼宫。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还有商量的余地吗?  好半晌太后才镇定下来,口气有所缓和地说:“立后是国家大事,须同大臣们好好商议,总得让哀家仔细地思量一下吧。”  “儿臣等候母后的决定。”朱见深这才肯起身离去。  周太后觉得事态严重,又不好声张,便传来司礼监牛玉,先同他商议。  听了太后的一番述说之后,牛玉想了想,说:“正如太后您老人家说的,万贞儿的出身可以不理会,但她毕竟年长皇上十七岁,已经三十有四了。让这样的女人母仪天下,会招致朝野上下议论的。” 共 25693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好的研究院
云南癫痫医院哪家好
关于癫痫的病发原因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