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信息港

当前位置:

逝水流年小说货郎奇遇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包头信息港

导读

周家冲是一个界于丘陵和山地之间的小村庄,这地方山恶人善,不长庄稼只长美人,女孩子都漂漂亮亮的,常常是初中毕业,翅膀没硬羽冀未满就一个接着一个

周家冲是一个界于丘陵和山地之间的小村庄,这地方山恶人善,不长庄稼只长美人,女孩子都漂漂亮亮的,常常是初中毕业,翅膀没硬羽冀未满就一个接着一个往沿海地区飞走了。男人也多骠悍,也有在外面混得风流快活的,但总的来说就没女人的命好,大多数只得蹲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里混日月。周老五就是这样,人长得牛高马大,在家种两亩薄田,勉强混个肚儿圆。其实他是不心甘这样混下去的,无奈命里给他安排的路子太窄,跳来跳去跳不出方圆二十里的罗网。  周老五的弟弟在浙江义乌打工。春节回家,弟弟对周老五说,义乌国际商贸城的东西非常便宜,如果从那里贩货来本地卖的话,一定有赚头。周老五忽地起了雄心,准备到镇里去开店。他揣着这个想法去镇里“考察”,发现好门面早已被人租去了,虽然也有转让的,但转让费高得吓人,简直就是变相抢劫。而且小镇上已经有好几家类似的店铺,规模都很大,周老五自忖本钱不足,又是生手,恐怕争不过人家,心里潮起的那股雄气一下子泄了下去。  回家的路上,望着漠漠水田和荒山野岭下一个个村庄,他忽然灵光一闪:搞个货郎担如何?!家乡这一带属于山区,交通落后,村民要买点东西上镇里很不方便,如果挑个货郎担下乡,只要货进得好,一定也有赚头。当然,这活儿肯定辛苦,但可以省下许多费用,也是值得的。反正自己腿长,有的是力气。主意打定,周老五果断地干了起来。  从此,以周家冲为中心,方圆几十里的地面上,消失多年的货郎担又出现了。周老五摇着拨浪鼓,扯开嘹亮的嗓子一路叫卖,走村串户,风里来,雨里去,生意越做越活泛,手气好的时候,一天能赚百把块钱。  这天,周老五挑着货郎担出了一个村子,在一块山坡地头走着。也许是早上那家面馆下的面太咸,在路上喝多了生水,他的肚子一阵涨痛,忍不住要解手了。看看周围没人,周老五就把货郎担放在小路上,一头钻进路旁的玉米地里扯开了裤头。这人有个毛病,就是大解的速度非常慢,人家一顿酒席都吃完了,他一次大便还没结束,为此在家里的时候少不了和老婆儿子争厕所,弄得他们怨声载道。现在,在这旷野的玉米棵里,安安静静,没有人和他争,还有寂寂然自得其乐的蛐蛐为他弹唱,他可以慢慢腾腾地方便,那份惬意简直是一种享受。然而,等他享受完了走出玉米地时,一下子傻了眼——放在路上的货郎担不见了!  周老五心脏掉进冷水里,一下子凉透了。别看那货郎担不起眼,光本钱就值三千多块,那可是他的半个家当啊!周老五没别的办法,撒开腿就朝一头追,追了一段路没看见一个人影,又掉转屁股往回追。也许一开始就追错了方向,让贼人走远了,总之两边都落了空,货郎担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消失了。  周老五悔恨交加,使劲用拳头擂自己的脑袋。打眼四望,山野里一片荒凉,他的心也随着凉透了。仿佛被这个世界遗弃的孤儿,周老五凄凉地站在野地里,想不出一点办法来挽回损失。屋漏偏逢连夜雨,太阳还没下山,远处的天空悄悄涌起一团乌云,那乌云像泼洒在天空的墨汁,不断地向四周洇散扩展,蚕食着晴朗的天空。紧跟着,一阵冷风呼地扫荡过来,刮得树木呜呜地响。眼看就要下雨了。周老五朝四周张望一番,推断这地方离家已远,天黑之前赶回家是不可能的了,他现在必须放弃继续寻找货郎担的打算,去寻找一个投宿的地方才是当务之急。  周老五顺着追过来的小路继续往前走,走了差不多两里路还是没有发现一个村落。天渐渐黑了,风也大了,终于一阵铜钱般大的雨点劈头盖脑地砸了下来。周老五感觉那雨点砸进脖子里冰冷冰冷的,不由抱头鼠窜。放眼四顾,荒山野岭上哪有能躲避的地方啊!转过一个路口,前面豁然现出一个“单单户”来,乔木修竹掩隐着三间土砖瓦屋赫然在目。真是苍天有眼!瓦屋虽然破烂些,但在此时,对于走投无路的周老五来说,简直比皇帝的金銮殿还要好!  从小路上折过去,屋前有一个大禾场。周老五踩着雨点跑过禾场,朝中间洞开的堂屋门口奔去,终于躲开了大雨的袭击。  借着大门口透进来的微弱的亮光和一阵阵阴森的闪电,周老五看清堂屋里除了几件破烂家具,靠西厢的墙下还放着一口黑漆棺材。棺材的盖子被主人当作案板,放了些七七八八的杂物在上面。见有人来,偷吃的耗子弄得一阵响。周老五虽然胆大,在这风雨交加的傍晚看着这不祥之物,心里毕竟有些紧张,就麻着胆子喊:“屋里有人吗?”  东厢房里立刻有一个苍老的声音答应:“哪个?”接着“吱呀”一声,通往堂屋的耳门洞开,一个瘦小的老头护着一支蜡烛走了出来。  “你是哪个?”老头把烛光伸到周老五面前,翘翘的胡子和手臂上暴凸的青筋照得格外分明。  周老五赶忙把丢了货郎担又遭雨淋的事说了,希望在老人这里躲一会儿雨。瘦老头同情地说:“唉!现在这世道,人不厚道了,什么缺德的事都有人做!你还没吃饭吧,在这里随便吃点?”  自从当了货郎,周老五经常在别人家里搭伙吃饭的,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就说:“那就谢谢您老人家了!我算伙食费给您。”  老头说:“吃餐便饭算什么伙食费呢?只是没什么好菜,就是家里腌的豆豉酱。”说过就将一碗咸菜和一个黑不溜秋的鼎锅从东厢房里拿过来,放在八仙桌上,再拿来碗筷,邀周老五一起进餐。周老五确实饿了,让了让老头,舀了饭,同他一起吃起来。  老头自称姓雷,一边吃饭一边陪周老五讲闲话。他说,今天刮大风,停电了。接着唉声叹气地诉说儿子不争气,都二十五岁的人了,不舍力做事,成天在外面赌博。家里穷成这个样子,儿子讨不回媳妇,这个家是没指望了。  周老五一边说些宽心的话,一边三下五除二把饭吃完了,就提出借宿的要求。他心想这是十拿九稳的事,这么善良的一个老人,饭都让吃了,借宿一夜肯定是不在话下的。不料那老头说:“那不成,我家没地方睡!”  周老五一怔,忙说:“老伯,我也不是一个娇贵的人,一个挑货郎担的,一片麻袋,半张席子我也不嫌弃,还望老伯行个方便啊!你看,天这么黑,又下雨。”  老头说:“不是我不留你,是我家确实没地方睡。我这人有个怪毛病,自从老伴去世后,我就不习惯和别人睡;西厢房里倒是有一张床,那是我儿子睡的。这家伙还没回来,今天晚上又下大雨,他回不回来都说不准。那扇门又是锁着的,钥匙在他身上,我没办法打开。”  “这......”周老五沉吟不语,他万万没想到会这个样子的。  老头看出客人的艰难,接着说:“如果你一定要在我这里借宿的话,就把堂屋里那口‘千年木’上面收拾收拾,在那上面睡一夜也可以,只是不知客人怕不怕?”  周老五听了,心里“咯噔”跳了一下。说不怕那肯定是假话,但今天已经落到这步田地了,外面雷雨交加,你能到哪里去呢?就硬着头皮拍拍胸脯说:“不怕!千年木千年木千年之木,镇邪哩!”  老头听他说得豪壮,就将棺材上的杂物清理一番,垫上一床草席,又拿来一床毯子,安排周老五睡下,然后拿着蜡烛到东厢房里去了。  “吱呀——”随着老头关上厢房耳门的声音,堂屋里立刻一片漆黑。周老五睡在棺材上,因为亲密无间的接触,恐惧像疼痛一样无法拒绝;无边的黑暗又使他产生坠入无底深渊的错觉,周身每一个细胞都竖起了耳朵。他能够清晰地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同时,外面的宏观世界正在雷鸣电闪,疾风刮着树木发出凄厉的呼啸,雨点沙沙啦啦打在瓦背上,让人倍觉寂廖。静静地躺在温暖的被窝里,遥想凄风苦雨中无依无靠的野物,不由心生怜悯,但这种环境同时也容易催生自身的悲伤,哀叹命运的不济。尽管奔波劳累了一整天,周老五已经浑身疲倦,但他还是睡不着。直到午夜时分,睡意像波涛拍打着堤岸,一浪赶一浪地袭来,周老五实在撑不住了,渐渐进入迷糊状态。  也不知什么时候,棺材里忽然发出一阵瑟瑟的响动,周老五猛然吓醒了。他抬起头来环顾四周,伸手不见五指,正在惊疑不定,棺材里又瑟瑟地响了一下。这一回他听得十分明白,禁不住毛发倒竖,丧魂落魄,在毯子里缩作一团,发疟疾似的  颤抖走来。他相信,传说中的鬼魂时正无限真实地呈现在身边。更可怕的是棺材里面的鬼怪已经和他较上了劲,应和着他一起颤动,好像在戏谑他,就像猫戏老鼠一样,只等玩够了再把他吃掉。在他的潜意识里,棺材里那个魔鬼的形象正透过板壁在黑暗中浮现,近在咫尺地对着他露出狰狞的笑脸。周老五抖动得越厉害,棺材里的磕撞就越响,激越的声音像催命的丧钟。他再也睡不下去了,喊了一声便从棺材盖子上滚落下来,没命地往老头住的东厢房奔窜。他赤着双脚一边逃跑一边喊道:“老伯呀,快开门呀!有鬼呀!”  老头应声下床,打开了门闩。门才开了一条缝,周老五就用力撞开了,连滚带爬窜进东厢房。老头不相信周老五的话,连声说:“哪里有鬼?那是我自备的‘千年木’,还没用的哪,怎么会有鬼哩?”  老头点燃蜡烛,屋内明亮起来,周老五惊魂未定,随老头从耳门走进堂屋。昏暗的烛光下,棺材盖子已经掀开,一条黑影从棺材里站了起来。老头一见,也吓了一跳,厉声喝道:“哪里来的野鬼,敢占我的‘千年木’!”  黑影不答,从棺材里忽地跳将出来,像一阵风似的窜向大门口,接着就去拨门闩。俩人这下都明白了,那不是什么鬼,而是一个贼!——以他们对“鬼”的理解,它是一团聚合的精气,可以透过障碍,却不可能去动手拨门闩的。周老五一个箭步冲上前,将黑影扑倒在地,实在的质感和温热的体温证明那家伙是一个人无疑。周老五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挥起钵子大的拳头就打。贼人个子小,哪里经得起如此老拳?挨了三五下立刻告饶:“莫打了,莫打了,你的货都在那里,我还给你罢!”  “什么?”周老五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偷自己货郎担的贼,挥拳又要砸下去。老头连忙制止:“莫打了,那是我儿子。”  周老五一下子懵了,举起的拳头凝结在空中,像一尊雕塑。他发了会儿呆,重新把小个子提起来,喝问原委。老头将烛光奏拢来,照着一张丧魂失魄的脸,正是他那不争气的儿子雷出息。老头愤怒已极,一巴掌扇过去,打得雷出息一个趑趄坐在地上。  “说,这是怎么一回事?”老头怒喝。  “我从玉米地里过路,见一个担子丢在那儿,又没有人,就捡了回来。”雷出息轻描淡写地说。人在情急的时候,往往会变得异常聪明,雷出息这个“捡”字的运用堪比明的写手对词语的锤炼。  原来这天雷出息在邻村赌博,输掉了身上仅有的三十块钱,没精打彩地往回走。走过玉米地时,忽然发现路上有一副货郎担,瞅瞅四周没人,一时起了贪心,挑起来一路小跑回到家里。当时老父正在厨房里煮饭,烟囱里冒着袅袅炊烟,堂屋的大门却洞开着。雷出息把担子放在堂屋里,伸手从裤袋里掏钥匙开西厢房门。一掏才发现,钥匙不知什么时候弄丢了。他怕老父看见自己偷回来的东西,立刻将货郎担藏在棺材大头的暗影里,扯一片塑料布盖着。  正在雷出息思谋下一步怎么办时,猛然看见门前的小路上跑来一个人。他在邻村打牌的时候见过他,认出那人正是被自己偷了东西的货郎。  “货郎追过来了!”雷出息心里暗叫不好,想要出门躲避已经来不及了,急中生智,移开棺材盖子悄悄躺了进去,然后两手顶着将棺盖复位,略略留些缝隙,以防窒息。  雷出息刚刚藏好,周老五就进了屋门,不但在他家躲雨,还在他家吃饭,和他老子闲扯淡。雷出息呆在棺材里没有机会出来,躺着躺着竟然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他醒了过来,眼前一片漆黑,觉得有点气闷,这才记起自己是躺在棺材里的,心里害怕起来。偏偏这时棺材上面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他吓坏了,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就这样,里面以为外面有鬼,外面以为里面有鬼,两人都吓得半死。后来听见周老五的喊叫声,才知道是货郎睡在自己家里。他不能这样暴露在货郎和老父的面前,慌乱中选择了逃跑,结果白挨了一顿揍。  雷出息说完,走过去掀开塑料布,拿出一付货郎担来。他满脸羞愧,连声向周老五赔着不是,恳切地说自己虽然爱赌,但从来没有偷过,这是次,也是一次。周老五见货郎担失而复得,自然欢喜不已,但这种场面,又令他哭笑不得。看着雷出息一脸愧色,老头心肠又好,不觉动了恻隐之心,便与老头一起劝雷出息戒赌,收他做了徒弟。  不久,在这片山区的村寨间,随着一阵阵拨浪鼓有节奏的摇晃声,又多出一个小个子的货郎来。 共 479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阴囊湿疹
昆明专治癫痫病的研究院
云南癫痫病权威医院在哪里
标签

友情链接